手表语录记

2018-11-16 11:08:37 小汇 66

有时闲下来思考,人与物件相伴时间久了,也会日久生情,这就不免或多或少地对远逝的物件有所怀念,怀念的程度有的深一些,驻留到思维深处,有的浅一点,只是偶尔地在眼前一晃。往往思之愈深,想之愈切,越想它,就挥之不去,我对一只手表的怀念几近到了这种程度。

Mark&Jones官方网站

记得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戴手表成为一种时髦。不妨把“物以稀为贵”倒过来说之,手表因贵而稀而时髦,也就吊起了人们想戴手表的胃口,撩拨起人们想买手表的欲望。人们的心理往往总是这样,大凡看好了的心中特别喜欢的东西,越是买不起就越想买。那个时代买手表着实是一件奢侈的事,贫穷家庭就不用说了,普通家庭也不舍得买,就连个别有钱的家庭也得好好打算打算,才会为子女买上块手表,满足一下子女的欲望,显得气派、潇洒、时髦;也赚足自己的虚荣心,显示家里有钱。这个时候就大致看出谁家有钱没钱了。最好的鉴定还是曾流传着的顺口溜:“穿皮鞋的走石道,戴手表的挽袄袖,镶金牙的自来笑……”就是没钱人用来讽刺戴手表、穿皮鞋的人爱显摆。讽刺归讽刺,可都盼望着自己或为子女买上皮鞋、手表什么的,也在街面上风光风光。给我留下很深印记的是,那时祖父是刚刚离休的国家干部,他每次回家探亲的时候,总是戴着那只金灿灿的手表,常常放到窗台的一角,太阳普照,金光闪闪,特别耀眼,我很羡慕,拿起来看了又看,总是爱不释手。儿时偶尔也见城里人下乡的时候,手腕上也戴着只手表,也光彩照人。从那时起,我就奢望着将来也能戴上只手表。